人身意外险_旅游意外险_交通意外险_团体意外险

团体意外险保险金请求权可以转让么?

2016年4月19日,某道桥公司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建筑工程团体意外伤害保险。
 
 
 
保险金额:30万元/人;
 
保险期限:2016年4月20日0时起至2017年10月19日24时止;
 
被保险人年龄:16-65岁;
 
区域范围:仅限被保险人在指定的施工区域和生活区域内发生的意外伤害事故,除此以外的区域发生的事故,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施工区域和生活区域以承保时投保人提供的施工合同和施工图样说明为准);
 
重要条款:除高处作业外,其他未取得对应的特种作业证书进行特种作业操作引起的意外事故,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特种作业定义以《特种作业人员安全技术培训考核管理规定》为准)。
 
 
2016年6月19日,道桥公司某雇员驾驶压路机因操作不慎导致压路机驶出有效路面坠入路边河流,当场溺水身亡。
 
 
2016年7月4日,道桥公司与该雇员的五名继承人达成《赔偿协议》和《赔偿补充协议》:赔偿799,900元,保险公司赔偿款归道桥公司所有。后道桥公司支付了赔偿款799,900元。
 
 
 
保险事故发生后,道桥公司向保险公司报案并要求理赔,保险公司以该雇员特种作业操作证属于虚假证件为由拒绝理赔。道桥公司随即起诉,要求保险公司理赔。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
1. 原告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
 
2. 驾驶压路机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特种作业;
 
3. 购买保险时被告是否向原告提供保险条款,对免责条款是否向原告明确说明。
 
 
 
一审法院认为
 
 
 
 
 
 
01
关于原告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
 
 
保险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受益人将于本次保险事故相对应的全部或者部分保险金请求权转让给第三人,当事人主张该转让行为有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根据合同性质、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除外”。雇员的继承人将向被告请求理赔的权利转让给原告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该转让行为应认定为有效。
 
02
关于驾驶压路机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特种作业:
 
保险单中约定“特种作业定义以《特种作业人员安全技术培训考核管理规定》为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特种作业人员安全技术培训考核管理规定》附件特种作业目录所规定的特种作业人员中未包含驾驶压路机。保险单中对于驾驶压路机工作是否属特种作业范畴,未作约定。保险公司无证据证明驾驶压路机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特种作业。
 
03
关于购买保险时被告是否向原告提供保险条款,对免责条款是否尽到合理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
 
保险公司所抗辩的特种作业免责条款,属于保险法第十七条的免责条款,保险公司应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履行其明确说明义务,并对此应承担相应举证责任,道桥公司在投保单上虽加盖了印章,但根据道桥公司陈述和经办保险的业务员证实,盖章时投保单上未填写任何内容,说明投保单上的内容是被告日后补填的。保险单上载明“本保险具体免责条款详见所附条款”,但保险公司在给道桥公司办理保险时未提供保险条款,对免责条款被告未尽到向原告作提示和特别说明的义务,亦未提供证据证明以其他方式对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和说明义务。
 
 
 
一审判决结果:
 
保险公司向道桥公司支付保险金30万元。
 
保险公司随后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保险金请求权转让行为有效。驾驶压路机不属于免责条款范围,所以保险公司是否对免责条款进行合理提示及明确说明,不需要加以评判。
 
 
 
二审判决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点评  
 
1
 
意外发生概率确实与工作性质有很大关系,所以保险公司一般会把职业分为6个等级,即使是同一个行业内,不同的职业相应的费率也是不一样的,而且会分的相当详细。有机会看一遍真的会让人大开眼界,会感觉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多没听说过的工作。
 
 
 
 
2
 
保险公司在上诉中认为:本案原审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法律规定涉及人身关系的属于债权人专有的合同权利,是不能转让的权利。其实保险公司所说的情况只适用于保险事故发生之前,发生保险事故之后,保险金请求权转变为普通的债权请求权。
 
 
 
诉讼的一个特点就是:虽然法条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于如何适用,各方会按照对自己更有利的方式去理解,这也是诉讼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原因之一。当然法院方面的理解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从现阶段司法实践来看,法院确实会非常注重保护客户一方的利益。对于该赔而没有理赔的情况,法院一定会支持保险客户一方。
 
 
 
 
3
 
此案中还有值得关注一点是关于证据及事实认定方面:保险公司业务员在庭审中证实:他给原告办理保险时,原告在空白投保单上盖了章,他只给原告出具了保险单和发票,未出具保险条款,未向原告告知免责事由,直至保险事故发生后,才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市公司索要保险条款电子版打印后给原告。
 
 
 
这个细节真的是匪夷所思,反映出施工方和保险代理人,甚至包括保险公司,都没有足够重视保险的作用,在业务操作方面都发生了严重失误和漏洞。要知道,这可是造价3000万元的工程项目。大型工程项目一般会有强制性的保险要求,但是经办人员具体办理的过程尚且如此随意,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强制要求,项目方主动投保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是极个别的案例,也反映出很多人无论是保险意识,还是法制意识,都非常淡泊。保险确实也是衡量社会发达与文明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人们观念的转变与进步,还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倘若国家层面多出台一些政策与规定,则会明显加速这一进程。